《慈善之声》节目从2015年7月1日起播出时间调整为:调频广播每周四早上7:20分、中午12:10分和晚上19:15分;有线广播播出时间为:周日早上的8:00和傍晚的18:15分。
您的位置:萧山网首页 > 萧山慈善网 > 慈善资讯 > 慈善聚焦 > 正文内容

区块链技术+互联网公证让慈善公益更透明

时间:2020-03-03 15:32:15   来源:   

  “驰援湖北的浙大二院急需一批远程会诊的视频协作设备,用于武汉ICU和本院的连接!”2月15日,位于杭州的城云科技(中国)有限公司负责人听说这一消息后,立即调集资源,迅速向医院捐赠了支持远程会诊的视频协作设备。

  和以往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的爱心捐赠信息,被放在了国内首个兼具“区块链技术”和“互联网公证”功能的慈善捐赠溯源平台“善踪”上。从“发布捐赠需求”开始,到“接收捐赠”,全流程均可公开可查、可追溯、可反馈,且不能篡改或删除。

  “对公益捐赠领域来说,‘善踪’是一个迭代性的产品,它能为各社会机构提供透明公开的捐赠信息溯源和监管服务,极有可能改变现有的慈善信息公开局面。”城云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品牌市场部总监王志辉说。

  截至2月27日,已有逾200家企业在“善踪”平台注册。多家企业向湖北等地医院及慈善机构发起新型冠状肺炎疫情中的慈善捐赠,平台存证数量已近600条。

  区块链成公益平台“底层”:“让捐的人放心”

  在“善踪”平台,关键捐赠数据、发布需求均已上链存证,包括平台发起方在内的所有人均无法对链上数据进行篡改,保证信息与信息源的可查可追溯,利于监管追责。

  杭州趣链科技有限公司是国内区块链核心技术领军企业,“善踪”平台的联盟区块链底层技术即由它提供。

  “区块链天然具有公开透明、不可篡改、可信追溯的技术特点,利用区块链技术来构建‘善踪’,可以保证慈善信息数据发布后,接受到全社会的监督。”趣链科技产品总监吴琛说。

  据介绍,“善踪”平台使用了趣链科技两大核心技术:趣链科技自主研发的高性能国产联盟区块链底层,以及开放服务BaaS平台“飞洛”。

  “我们的技术方案,可以保证数据上链之后不可被篡改、且链上数据公开可查,这解决了平台公示信息的信任问题。”吴琛介绍说,同时,机构在平台上发布信息必须符合规范,并提供捐赠佐证的信息材料,这些信息都会对普通用户公开,以接收社会的监督。

  据了解,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趣链科技快速组建了专项团队,一周即完成产品研发,他们联合了包括中国雄安集团数字城市公司在内的多家合作伙伴,一起构建“善踪”平台。

  吴琛表示,“善踪”平台的初心是让慈善公益更加透明,“这次疫情,我们看到很多的医院物资严重短缺,也有不少的捐赠物资在捐出之后难查捐赠进度,而我们就希望通过技术去提高社会捐赠信息的透明度与公信力,让有需要的人能够获得帮助,也让捐的人放心”。

  引入互联网公证:保证“上链”信息的真实性

  为防止骗捐和诈捐情况的出现,“善踪”平台还于近期引入了杭州互联网公证处提供的“互联网+”公证服务:对平台上的捐赠行为,杭州互联网公证处签发电子证据存证证明,并通过哈希校验确认捐赠信息未被篡改。

  作为全国唯一一家互联网公证处,杭州互联网公证处主任徐小蔚介绍说,公证是一种重要的法律服务形式,具有证明、沟通、监督、服务四大职能作用。“善踪”引入公证,作用有三:一是用户最初发布的捐赠公示信息,会同步至杭州互联网公证处在趣链区块链的节点;二是通过公证对赠与的意思表示证明后,形成合同法的约束效力,受赠方可根据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提出要求交付的主张;三是对于全链路信息的监督和保全能够客观还原事实,免除赠与过程中出现问题的推诿。

  “社会的治理需要技术和法律的有效结合。我们不是简单地在落地环节人工出具单个的线下公证文书,还需要对平台的相关监督事宜提出必要的法律意见。”徐小蔚说。

  中央财经大学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说,区块链能保证数据不被篡改、可追溯,但是不能保证上链信息本身的真实性。区块链的数据源头是否具有真实性,需要第三方背书。杭州互联网公证处为“善踪”平台提供相应的“互联网+”公证服务,通过申请出具存证证明的方式,对存证信息进行在线校验,这从制度上保证了上链信息的真实性。

  专家期待:“技术信任力”+“法律公信力”,重塑公益捐赠“信任机制”

  近年来,国内慈善组织和公益慈善事业屡遭“信任”质疑。“善踪”这一新型平台的出现,被一些专家寄予厚望。

  中央财经大学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认为,“善踪”平台建立了解决公益慈善捐赠的供给方和需求方的信息精准匹配难题的精准慈善机制,区块链可追溯大大提高从发布捐赠需求到接收捐赠的全流程效率,提高资源分配效率,并保证信息公开、共享、真实可靠。另一方面,“善踪”将基于区块链的“技术信任力”与杭州互联网公证处的“法律公信力”相结合,建立了慈善组织、主管机构、公众(包括捐赠人、受助人)、舆论媒体或司法机关等多元共治监督机制。

  “信任是社会捐赠中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目前中国社会组织的发展,有越来越多增进信任的因素,都仍然不够。”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贾西津说,区块链技术的不可更改的“留踪”特征,使它天然取向于信任机制。用区块链技术建设公益捐赠信任平台,其意义不仅在现有能实现的功能上,更是未来行为模式的方向,相信“善踪”给社会信任带来新机制,希望平台本身成为开放的、社会性的平台。

  清华长三院新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高级经济师吕淼说,国家这几年一直在推信用体系建设,杭州也是首批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示范城市之一。善踪平台针对慈善捐赠中“需求难发声、捐赠难到位、群众难相信”的三大难题,提供全链路可信高效的解决方案。比如将相关捐赠信息上链,这不但是对数据权利人进行实时确权,也是对捐赠这一行为进行法律意义上的自动化固定,夯实了诚信社会的建设。

本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