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之声》节目从2015年7月1日起播出时间调整为:调频广播每周四早上7:20分、中午12:10分和晚上19:15分;有线广播播出时间为:周日早上的8:00和傍晚的18:15分。
您的位置:萧山网首页 > 萧山慈善网 > 慈善资讯 > 总会动态 > 正文内容

慈善解密 | 细数中国古代慈善的变迁之路(二)

时间:2021-04-01 10:54:43   来源:   

“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唱出宛转的曲子,与轻风流水应和着。

让我们一起继续解密古代慈善里的这些事儿~

01

谁来为古代慈善“投资”?

最活跃的竟是出家人

从史料来看,与现代一样,古代慈善资金主要来源于国家财政拨款和民间捐款。古代民间做慈善最活跃、最热心的人群是出家人。佛教的宗旨是普度众生,行善济人,投身慈善活动也是出家人的必然选择。上面提到的中国最早慈善机构“六疾馆”,其创办人竟陵王萧子良和文惠太子萧长懋都崇信佛教。

运作最成功、影响最广的佛教慈善机构,是唐代的“悲田养病坊”。佛教有“五福田”一说,“悲田”即其中之一田,主要用来布施贫病孤老,“悲田养病坊”的名称因此而来。在唐朝,悲田养病坊遍及各地。其经济来源,早期靠信众的奉献和寺院自有田产的收入。由于悲田养病坊具有良好的社会救助功能,对解决民生问题、维护社会稳定作用明显,因此朝廷十分重视,主动介入管理,其资金来源发生了很大变化:

一是国库提供的资助成为一大经济来源。

这方面的资助包括生活资料的援助,提供粮食、救灾杂物等。《新唐书·百官志四上》“左右金吾卫”条中,便有送给养病坊敝幕、故毡的记载;李漼(懿宗)当皇帝时,还给各州县的病坊“赐米”。

二是官方直接投资、划拨田产。

李隆基(玄宗)当皇帝的开元年间,便实行“官置本钱收利给之”的做法,使悲田养病坊的“现金流”有了保证。

尽管悲田养病坊这一慈善机构在唐后期因“灭佛”运动的出现而风光不再,但对以后中国慈善事业的影响相当深远,五代的“悲田院”、“养病院”,宋代的“福田院”、“安济坊”,金代的“普济院”,明清的“养济院”等慈善机构,都受到了悲田养病坊慈善模式的影响。

02

论慈善机制完善度

宋代才是其中最大赢家!

与官方投资相比,募集和民间捐款,则一直是古代慈善机构和福利组织最为稳定的经济来源。它不止可避免官方投入易受执政者好恶的限制,而且可以影响整个社会,调动全社会的力量参与,特别是遇到大灾大疫、官府财力不足时,民间经济来源便显得特别重要。

古代官方慈善工作做得最好的应该是宋代。宋代在各个领域都出现了相应的慈善组织,如以下组织皆隶属于官办性质的慈善组织和福利机构。

如收养乞丐、残疾者和孤寡老人有“福田院”、“居养院”;

病有“安济院”、“惠民药局”;

死有“漏泽园”;

儿童有“举子仓”、“慈幼局”……

由于官府鼓励民间参与慈善活动,所以出现了不少由私人主持的有一定规模的慈善机构。如著名理学家朱熹,曾在建宁府崇安县开耀乡创设“社仓”,备荒救灾,地方政府拨给一定的平价粮,由乡间人士负责经营管理。又如“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范仲淹,则在苏州创设“义庄”,置良田十余顷,将每年“所得租米,自远祖而下,诸房宗族,计其口数,供给衣食及婚嫁丧葬之用”。包括刘宰、黄震、真德秀等中国古代著名的慈善家都是宋代人。

到了明清时期,民间慈善组织进一步壮大,几乎涉及所有社会领域。当然,这与其经济来源较为充足不无关系。捐助是明清慈善组织经济的主要来源,与唐宋时期由官方主导的慈善活动区别明显。而且,这一时期慈善经费来源的渠道丰富,特别是到了清代,捐助慈善活动成为一种社会风气,参与群体广泛,当官的捐养廉银,士绅捐房产,地主捐田地。

 

03

古代互助救济

会馆推动慈善新发展

会馆,是一种地缘性、行业性十分明显的乡帮组织,其开馆目的是“答神庥、笃乡谊、萃善举”。说白了,会馆就是老乡和同业者的互助平台,其作用突出表现在捐资助学、助丧、施医、济贫诸方面。

 

最早的“公益”机构是南北朝时出现的一个专门免费看病的医馆,后来唐朝也出现了专门救助的机构,到了明清时代,社会上以“会馆”形式出现的各种新型互助救济组织,则直接推动了民间慈善事业的大发展。

会馆最早出现在明朝永乐年间,在“各省州府乡人在各地争相建馆”。到清光绪年间,仅在京建成的各地会馆数量达500多个,数量极多。

在明清社会中,会馆所扮演的角色表面上是同乡会的会馆,有助于乡绅自治,促进道德教化和秩序维护,但它实际上还有慈善功能,既有着“众筹”概念的影子,还有它所表现出的公益性和对社会责任的履行。比如资助本土人士到京城赶考、附属会馆的戏楼成为普通市民观赏戏剧的公共剧场等。

·清代福建人陈宗蕃在北京创设的“福建同乡会馆”;

·开宗明义为“乡中试子来京假馆之所,以恤寒而启后进也”;

·徽商所开设的会馆还常附设“殡舍”、“义冢”、“义庄”,为死者、病者提供免费服务。

明清慈善活动的经济来源,除了个人自愿捐资方式,还有“分摊集资”和“抽取提成”两种较为常用的办法。

分摊集资,就是入会者平均摊捐款项。

抽取提成,则是根据各入会者生意和收入的大小、多少而定,如清光绪三十二年,苏州“石业公所建立学堂兼办善举”,其常年用款便是采取抽提的办法,由17家石作坊议定,“每做一千文生意,提出二十文;每工一日,捐钱四文”。

清代兼有慈善功能的江寧會館(位於安徽亳州)

需要说明的是,古代有不少时候的捐款都带有强制性质,对不能及时捐付款项者有强制“罚款”的规定。如清嘉庆二十二年北京药行议定:每年正月初一要准时到会馆交银钱,“毋得迟延。如午刻不到,罚银二两。”

本站编辑: